打造论文第一网站!
> 教育毕业论文 > > MOOC与课堂现场教学相比的局限性
教育毕业论文

MOOC与课堂现场教学相比的局限性

摘要:Abstract: In the current social environment,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 (MOOC) are an extremely convenient and effective means of sharing education resources and expanding learning resources. However, MOOC has characteristics of one-way
关键词:MOOC,课堂,现场,教学,比的,局限性,Abstract,

摘要

  Abstract:In the current social environment,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 (MOOC) are an extremely convenient and effective means of sharing education resources and expanding learning resources. However, MOOC has characteristics of one-way teaching, lack of interaction between teachers and students, lack of controversy and thinking about self-help learning, single content structure of assessment, complex learning output such as academic papers can not obtain guidance and evaluation, and difficult to achieve personalized individualized teaching and so on. Compared with students studying in the university classroom, students who rely on MOOC to study on the Internet enjoy a great diversity of educational resources, and there are also differences in their overall growth. Therefore, for a foreseeable period of time, MOOC, in which "teaching" has an absolute advantage and "education" with few ingredients, cannot become mainstream within the university, and it is impossible to replace classroom teaching.

  Keyword: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 video open class; MOOC; classroom teaching;

  1、MOOC简介:以CORSEERA为例

  随着现代高科技的迅速发展, 互联网以其独特的便利性, 已经渗透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而近几年, 曾经只在科幻小说中出现的内容———通过电脑学习, 已经地走进了现实。从资料存储和索引的网络化, 到耶鲁、哈佛、麻省等世界着名大学在网络上放出课程的课堂录象, 再到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 以下简称MOOC) 在全世界的兴起, 一时间“大学可以在家上”的赞叹声此起彼伏, 也不乏频繁翘掉学校课程、却乐于在宿舍上网络公开课的学生。这样看似矛盾的行为似乎可以成为MOOC之独特优越性的证明, 也向传统的教学模式发出了挑战。

MOOC与课堂现场教学相比的局限性

  面对这一新兴的教育形式, 作为国内领先教育机构的北京大学也进行了尝试性的参与, 并在2013年秋季学期将4门本科生课程放上了当前MOOC三大提供商之一的Coursera (译名为课时代) , 让社会各界人士能够与本校学生共同学习。笔者当时恰好选修了四门课其中之一的“人群与网络”, 从而得以对这一教学模式有一个系统的了解和体会。结合亲身经历, 本文试图讨论互联网教学与传统教学的差别, 并探寻它可能的影响。

  与曾经风行一时的“哈佛公开课”不同的是, COURS-ERA所提供的课程教授方式, 并非是简单的将传统课堂录象后放到网上, 而是专门为网络教学设计的一整套系统。学生确定选修一门课程后, 将在每周看到由教师更新的教学视频。视频的内容有时是课堂录象, 有时是特意制作的视频, 但无论哪种都基本不包括与台下学生互动的环节, 因为电脑前的学生才是课程真正要面对的对象。视频内有时会出现与当节课内容相关的题目, 与课堂小测类似, 需要学生填写答案;每节课结束后系统都会给出教师事先布置的课后作业, 在学生作答后直接由系统给出评分。课程设有讨论板, 学生和教师可以在讨论板上针对课程内容进行提问、解答和讨论。课程全部学完后, 也会有在线的期末考试, 同样由系统评分。最后, 通过课堂小测、课后作业和期末考试的结果综合计算出一个成绩, 来评定学生是否成功完成了这门课程的学习。如果成功完成, 根据COURSERA的协议, 学生将获得授课教师和所在机构颁发的结业证书。

  2、MOOC与课堂现场教学相比的局限性

  上述教学过程, 主要是在网络上选修这门课程的学生要经历的。而北京大学校内选修这门课程的学生又多了一些环节:首先, 由于课程的讲授在网上进行, 每周原本的上课时间就改成了讨论课, 老师将在上课时带来讲课时存在争议的问题, 和同学们在现场共同讨论;其次对课程结业的要求有所增加, 校内学生除了要完成网上课程的要求之外, 还要上交一篇论文, 对生活中的现象进行课程相关理论的分析感悟等等;期末考试也增加了现场考试的部分;此外, 课堂上还经常根据学生的现场反馈增加教授一些并不在原本的教学计划内、却与课程内容密切相关的内容, 如制图软件的使用方式、现场参与搏弈过程的体验性教学等。

  经过一个学期的课程学习, 笔者的确拥有了一定收获, 但这些收获是MOOC与课堂教学相结合的共同结果, 并且笔者记忆最深的大多是课堂上老师和同学们认真思考讨论的场景, 而非教学视频中某一张PPT的内容。因此, 尽管使用了在线学习这种形式, 笔者却没办法宣称自己是通过MOOC学习了这门课程。那么, 单纯使用MOOC选修了这门课的校外学生———据系统统计, 共有五千多人———又将面临怎样的状况呢?

  首先, 教学视频是一种单向传授的教课方式, 而非能够互动的课堂。由于教学视频要事先录制, 学生的上课时间则比较自由, 因此不能对授课内容进行及时的反馈, 而且即使有反馈, 教师也难以重新录制视频来调整教学方式和内容。而课后虽然有课程讨论板功能, 但纯文字的交流在某些需要图表的学科中存在表达的困难性。尽管也可以用手工绘图再拍照上传、或电脑绘图的方式进行, 但这一过程需要耗费的时间和精力成本显然大于课堂教学, 无形中会使许多人退却, 这显然是不应该被一个旨在推广高质量教育的平台所希望看到的。尽管有观点认为, 真正想要学习的人并不会被这点困难所阻碍, 但由于学生人数众多, 老师与助教不可能与每个人进行充分的讨论回复, 学生间的互相回复则很难保证正确性和顺畅性。并且由于参加学习的门槛降低, 学生的基础也有强有弱, 网络提问的低成本使一些过于简单的问题与真正具有讨论价值的问题同样陈列在讨论版里, 进一步增加了教师回答所有问题的困难程度, 也就无形中降低了教师与学生交流的积极性。如果比别人更加努力进取的学生不能通过更加高频率地与老师沟通这种机制来获得更高质量的教学, MOOC课程就会陷入劣币驱逐良币的危机, 从而拉低总体的教学质量。

  其次是教学内容本身。由于MOOC的基本流程是一种“自助”式的过程, 学生理论上可以完成基本学习内容而不借助任何人的帮助, 而检验知识是否被学生掌握的唯一手段就是课堂小测、课后作业和期末考试。想要答对这些问题当然也需要经过对课程内容的认真学习, 但是仅仅答对这些问题, 就能证明学生已经完美掌握了老师想要传达的东西吗?由于MOOC对自助性学习的要求, 需要应用自动判断作答对错的程序系统;但可以应用这套系统的题目类型, 则只有选择题和答案唯一固定的填空题, 与机器阅读答题卡的形式类似。除此之外的任何题目类型都需要人工评价, 而面对如此庞大的学生数量, 老师和助教必然对评价望而却步:几百人的答卷已经需要多人花费数天时间来评卷, 何况是几千人?另一方面, MOOC的本质目的是降低门槛、增加能接受教育的群体, 实现教育资源在一定程度上的公平分配, 如果为了保证师生互动质量而限制选课人数, 那就是本末倒置。因此只使用MOOC平台的学生只能点点鼠标回答选择题和填空题, 而绝不可能像校内学生一样上交一篇论文, 让老师亲自来阅读评判、指摘是非了。

  如果这些题目设置的足够合理, 也许的确能检验出学生是否认真听课、是否已经能根据学到的知识答对已经设置好的题目。然而, 若是作为“大学”向社会公开的课程, 这样就足够了吗?大学作为社会最上层的教育机构, 当然肩负着传递现有知识的责任;但同时, 大学也要负责将一些人引上研究的轨道, 让他们能够创造新的知识。只能以“正确”和“错误”来判断一切, 无疑意味着对学生思考过程的抹杀, 并且在此之后学生连争论和质疑的机会都很少。即使老师提供常见问题的解答, 也只能根据经验判断共性的问题、而不是针对学生个人的疑惑。退一步讲, 由于前文所述的学生基础和提问成本等原因, 即便是这些统一回答的共性问题, 也大部分是来自教师多年来在课堂教学中对学生反馈的经验积累, 而不是来自MOOC。

  对于一些理工科的基础知识和问题, 知道并记住什么是正确的也许就足够了;但对从来没有“正确答案”的人文社会科学, 却差得太远。即使是理工科, 学生写在纸上的计算过程也将是老师判断学生的思考是在正轨上还是凑巧猜对、是循规蹈矩地一步一个脚印, 还是别出心裁地发现了新方法的线索, 并根据这样的判断来针对性地教导学生怎样向前发展;社会科学更不需言, 学生没有写下三五百字, 老师绝不可能了解学生已拥有怎样的知识背景、对提出的问题有怎样的现实把握, 并对学生的未来的提供期望的选择。这些都是MOOC系统在客观上无法给予的。

  3、总结与反思

  我们必须承认的是, 相比将大学与其他人完全隔离, MOOC或其他公开课的教育社会化方式确实能够使更多人获益, 为许多没有条件的人打开了一条接触先进教育的渠道, 也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教育公平, 这对社会有很大益处。但我们也必须认清, 高等教育要培养的并非记忆机器和解题机器, 任何一项稍有创造性的探索, 都必须要有作为人的老师来参与和指导, 才不致昙花一现或走入歧途。再进一步说, 合格的高等“教育”不应该仅仅是课程内容的简单叠加, 更要包括为人师表者对学生在多方面的言传身教, 这样才能完成教育作为主流思想和价值观传递者的政治功能和社会功能;而现在的MOOC, 至多是一种技能的传授者、一种高级有声教材罢了。

  何况, 它或许连这点功能无法完成。在笔者通过微博等渠道收集到的资讯中, 许多校外学生将这门课程像追美剧一样“看”, 认为“挺有意思”;用这种态度去学习, 很难说学生究竟是在学习, 还是打着“寓教于乐”的旗号把它当作一部电影, 看后就忘记了。大学是一种场域, 因为每个正规的大学生知道自己身份的来之不易、知道课程的成绩会为自己的未来带来影响、不能通过课程则会有严重的后果, 才会建立起身为学生的自我认同, 更有可能认真去对待每一门课程, 对老师抱有尊敬的态度, 只把自己认真思考过后仍然得不到解答的问题拿去请教。而MOOC上的学生, 进入无须花费时间之外的成本, 无法完成学业也不会有任何惩罚, 他们自然也就更容易懈怠, 学习的场域更不可能存在。即便认真学习了, 也像前文所说的那样, 他们获得的成果完全无法与校内学生相比。

  因此, 笔者这样看待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下, 作为一种教育资源的共享方式和学习资源的拓展, MOOC是一种极为便利和有效的补充手段。但是, 它不可能使网络上的学生享受到与大学本校学生等同的教育资源, 在可预见的时期内也绝不可能成为大学内部主流的授课方式, 罔论取代课堂教学。想要真正用互联网平台实现教育资源的分配公平,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MOOC与课堂现场教学相比的局限性相关文章
上一篇:“三点半”现象的理论与发展思考 下一篇:没有了
关闭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